打工度假 ‧ 塔斯鮭魚工廠工作

塔斯鮭魚工廠
澳洲鮭魚工廠工作,在打工度假世界裡被背包客界奉為夢幻工作。
較知名的當屬Tassal,為最早有背包客進駐分享因而打開名聲。而我則藉由vmac仲介公司得到Huon Aquaculture鮭魚工廠的工作。兩間鮭魚工廠皆位於塔斯,看來想到鮭魚工廠工作,非得到塔斯才有機會了。和Tassal相比之下,想要進Huon可沒這麼容易。

在澳洲某些工作,總是讓不少背包客趨之若鶩,甚至冠上“夢幻”二字。

哪些呢?這些工作共通點不外乎是其工作性質時數穩定又是時薪工,抑或是擁有絕世美景以工作之名行玩樂之實,後者不是本篇要講的,這裡要講的是前者的部分。比較知名工作像是鮭魚工廠龍蝦工廠蔬果包裝工廠等…。有發現嗎?共通點幾乎是工廠,除了上述特點,再加上工作無需風吹雨淋,因此讓背包客爭先想擠身一位。

「我希望能得到包裝工廠的工作。」(肉廠以外)

這是當初尚在台灣時既有的想法,原因不外乎是無須看老天吃飯、穩定的因素吸引我。但除非你掌握足夠的情報或者有給力的前輩朋友,否則天實在很難從你的願。加上六月底出發到澳洲的我,找工作並不順利,因此早已把當初的念想拋諸九霄雲外。直到從其他背包客口中得知“塔斯蔬果包裝工廠周薪破千”,讓我再次激想得到包裝工廠工作的動力,但又是一次的事與願違。

一月下旬來到早已是旺季的塔斯,許多工作機會早已無缺,儼然已達到一個飽和的狀態。我們好像回到初到澳洲時的輪迴窘境,狀態又再次調整為“只要有工,我就做”。在塔斯等工一個禮拜後,再度重回costa berry 懷抱採起紅莓。沒想到採紅莓的收入超出預期!我們剛進入的時間點,紅莓正逐漸進入旺季,但農作物皆有其生長期,沒有永遠的旺。一個半月後逐漸轉淡,這時我有了憂患意識,思考著是不是該替自己準備幾條後路。
➤ 延伸閱讀:Costa Berry Exchange 採覆盆莓
➤ 延伸閱讀:塔斯找工歷程以及不藏私工作資訊

再度來到vmac門口。

vmac一個讓我吃了不少次閉門羹,卻又是手握北塔超多工作職缺的仲介公司。由於他就位於devonport超市賣場對面,而超市又是每個禮拜必報到之所,常常經過就會注意大門是否敞開。就這麼巧!當我有了試看看有無其他工作的念頭,帶著履歷出門想去vmac碰碰運氣時,那神奇的大門打開了!我趕緊入內並雙手奉上我們的履歷給櫃檯小姐,沒想到櫃台小姐收了履歷後,直接請我們稍等,便把履歷遞給後頭辦公室的人員(以下簡稱:D先生),過沒多久就直接請我們進去面試!

我們還沒準備好要被面試啊!!!!

在我們毫無心理準備之下,又不想錯過這大好機會硬著頭皮走了進去。D先生看著我倆的履歷,先是確認了我們的簽證時間,並隨口問了我們之前的工作經歷、預計停留在塔斯的時間和有沒有車,簡單的幾個問題過後直接切入正題。告訴我們,將賦予我們什麼樣的工作,當他講到“salmon”時,我還以為就是位於devonport的Petuna魚工廠,實則不然,其工廠名為Huon Aquaculture。D先生花了不少時間在跟我們解釋工廠位置,實際上還真的需要好好解釋,工廠位置超級偏遠不是我在說。最後接著說:明天開始上班!聽到之餘都不知道,頭頂上有多少驚嘆號,但還是很鎮定的說:好!

我們得到工作了!而且是鮭魚工廠的工作!

步出辦公室後,我跟宅宅都還不敢相信不花幾分鐘的時間,我們得到鮭魚工廠的工作,一種你說出去人人稱羨的夢幻工作。不過採紅莓那邊尚未結束,幸好紅莓很free,不去上班無傷大雅,何況紅莓轉淡,人力當下屬於過剩狀態,少了我們兩個也沒差,心想若鮭魚工廠是個穩定又不錯的工作,無縫接軌正好,於是整理完心情後,便開始認真投身於鮭魚工廠,船到橋頭自然直,先做就對了!

隔天天還沒亮,摸黑來到了Huon Aquaculture,除了我跟宅宅,當下還有其他幾位台灣背包客,同批共有2女5男,其中一女跟我較有密切關係,就稱他N女吧。

Huon Aquaculture

據說Huon是塔斯第二大鮭魚工廠,第一大是Tassal。Huon工廠散佈塔斯各處,和Tassal相同的是養殖魚場的位置皆位於南塔,一個名Dover的小鎮。(下圖取自官網)

這是Huon鮭魚生產、製作到販售的過程。
Huon的生產養殖過程已南邊為主,產品製程工廠則位於北塔,也就是下圖Processing這段。但我想會看我這篇文章的人,對於工廠運作應該沒興趣,比較想知道的應該是有沒有工作機會的部分。加工廠的部分需透過VMAC,需求人數極少且不穩定看表現;至於在南塔方面曾聽聞過有極少數背包客在漁場工作過,至於如何進去我就不清楚了。官網方面有提供工作職缺訊息,有興趣的人可以注意試試看,聽說戶外漁場上班很硬喔!

工作時間

從devonport開至工廠約20分鐘,而鮭魚工廠上班開工時間是清晨5:00,等於超早就得起床了。每工作2.5~3小時休息(smoko)一次,一天會有三次休息時間,除了中午lunch time休息30分,上下午各休20分。工作日為平日,六日休息,視訂單量有需求會在六日加班。
第一天上班,就是扎扎實實的12個小時,第二天也是、第三天也是…,持續整整一個禮拜(千萬別高潮,拜託繼續看下去)。原來我們遇到了鮭魚工廠的旺季,也就是復活節前夕。為什麼復活節前夕,鮭魚工廠訂單量會大增呢?又為何需要人手呢?

  1. 在復活節前的齋期內禁食紅肉類,因此魚類的產品在復活節前夕就會大賣,隨之帶起上游工廠訂單量大增。此外聖誕節前夕,同樣也是鮭魚工廠另一個旺季。
  2. 訂單大增,肯定是需要人力來維持出貨量。但其背後另有原因,那就是澳洲人習性普遍不喜歡加班,而復活節對於澳洲人來說是僅次於聖誕節第二大的重要節日,不想上班度假氛圍之濃厚,因此有許多oz就會請假度假去,這才需要多餘臨時人力來幫忙。

工作屆滿一個禮拜,D先生在當天下午和我們說:很感謝你們的這一個禮拜的幫忙,因為復活假期結束要轉淡,所以工作就做到今天為止就可以了。
丸:….

這份工作從頭到尾,到底要讓我吃掉多少個驚嘆號!
誠如上述的原因,復活節假期結束後,訂單量下降,oz員工也回到崗位,加上自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工作性質是任人宰割的casual,縱使當下聽到甚感難過且可惜,也再三詢問D先生真的不再需要人力了嗎?D先生的回覆完全不給我們期待,別無他法只能和鮭魚工廠say bye bye!當下很慶幸,還好我們還可以回去採紅莓。
▼當下心情寫照。

事隔兩個禮拜,某天清早我的手機響了!
我睡眼迷濛的接起電話,居然是D先生的來電,他問:待會可以到工廠上班嗎?但只需要我,不需要宅宅。我沒想太多,便答應了D先生,把宅宅挖起來特地載我去上班。從此刻起展開了on call鮭魚工廠人生,凡上班時數絕對都是超過8個小時,平均約10個小時。是說沒有每天等電話,在工廠有遇到D先生就會向前詢問,不然每天清早等電話實在太煎熬了。
▼只要有工作,從踏入工廠到走出,永遠都是不見天日。

虧我當初還抱著離別的心跟只工作一個禮拜的大家道別。除了我之外,N女比我早接到通知,所以後期只有我跟N女穩定持續在鮭魚工廠上班。這期間我還是不斷幫宅宅向D先生爭取工作機會,兩個禮拜後,終於讓宅宅不情願回鍋,為何不情願呢?繼續看下去。

on call就是如此,工作又結束了!
意外的穩定連續工作一個多月後,D先生口中再度說出:要淡季了,之後工廠不需要多餘人力!
不過這回態度和上次相比明顯有差,D先生深知我們是想要工作的,便承諾協助我們PASS給其他VMAC負責農場方面的同事,但不知怎地,這過程一直連繫出狀況,導致最後沒有成功上工,是說我其實也不想去,畢竟五月下旬的塔斯已逼近寒冷,需要開一個小時車程的戶外工作,實在提不起我的動力。剛好這期間,我得到了Mt. Hotham雪山工作的通知,和雇主幾經詢問後確定了工作以及上班日期,便斷然拋下一切利用僅剩的時間環塔去了!
➤ 延伸閱讀:雪山工作 in Mt. Hotham

來自D先生返回鮭魚工廠通知再度捎來,on call就是如again!
在我準備旅行的路上,我又收到了D先生的通知,但這次我想清楚不回去了!打了一篇長長的簡訊感謝文給D先生,謝謝他對我的肯定,D先生也回信祝福我之後的旅程。考慮的因素有很多,這份工作宅宅的穩定度不如我,就算我穩定度勝過宅宅,我實在不知道這次還能撐多久,而這時剛好有了新契機,才毅然決定捨棄。雖然鮭魚工廠讓我滿意,但由於我們性質是on call,就得有心理準備這樣的不定性。另外N女比我還要重視這份工作,他希望能待好待滿,故我離開後聽說他還是有在裡面工作,是我們那批唯一待最久的,雖然事後D先生都有再補兩三個人進來,但穩定度比我倆還低。唯有N女的班是裏頭最穩定的,至於她最後到底做到何時,就不清楚了!

on call雖然不穩定拿出態度,這一切都是有目共睹的!
和您共事的oz員工、boss和D先生,得到他們的肯定比什麼都還重要。D先生的主要工作在於找人以及協調人資跟處理員工狀況,D先生每天都會來巡視員工狀況,而boss知道廠裡何時才需要多餘人力,進而請D先生補人,凡表現好的人即會優先得到工作機會。不是我自誇,也是D先生親口肯定,因此才一直有工作機會來敲門。只是因為鮭魚工廠原本就有配置好基本員工數,他們有自己的OZ員工和同樣藉由VMAC進去上班的 full time OZ員工,因此除非特殊情況才會需求casual來協助,想當然casual當然是找背包客最快。
只要工作態度受到肯定,藉由D先生可以到其他VMAC承攬的工作做事,第二年想回來做的機會也很大,算是不錯的保障!

薪水

casual比照法定薪資,當日工時超過8小後薪水會加成,遇假日或國定假日double pay。以我當初法定薪資(基本薪資AU17.8+casual loading AU4.4)為AU22.2 / 超時後時薪跳為AU26.7 / double pay (基本薪資AU17.8X2)AU35.6。
最高紀錄工作七天,週薪如下。認真計算,我工作天數約一個半月,這短短的時間讓我賺進這兩年賺得最多的一次。

福利

澳洲工廠大多設有休息室,依工廠狀況略有不同。huon的休息室備有咖啡、茶包和牛奶(牛奶還不是最便宜的超市自有品牌奶,而是高級品牌市價約AU4~AU5)。更厲害的是,huon有自己的員工餐廳,提供早餐、午餐、和點心(需付費),每天員工餐廳都會變換菜色,重點是員工價很優惠!再來有購買公司產品的員工價,不過價格和外面相比不至於落差太大(據待過Tassuel朋友的情報表示,Tassal給員工福利是一個禮拜一大條生鮭魚XDD)
▼寬敞休息室。

▼休息室提供熱水器、微波爐、熱壓土司機、烤麵包機。

▼無限取用咖啡和紅茶,我每次休息都在泡奶茶。

▼從沒喝過wws 或 cloes以外的牛奶,第一次就是這了!Huon對待員工非常大方!

▼員工餐廳也算是一個部門!通常我們第三個smoko他們就差不多打烊了。

▼我只有偶而選擇員工餐廳,但必須說員工餐廳所製作的餐點一點都不馬虎!

▼鮭魚工廠,餐點好像跟鮭魚跑不太掉?後面為每日菜單。

▼某次下午的smoko,遇到餐廳在分食剩下的食物準備休息,意外吃到炸地瓜條,開心~

▼某次假日和BOSS一起加班,smoko時大方準備這一盤請大家吃。BOSS人超NICE的!

裝備

全由工廠提供,依工作職務不同有所區分。進場內前一定得著好裝才得進入,一件白色長袍上衣,上衣每天更換,會交由專門洗衣廠清洗;一雙白色橡膠鋼長筒雨鞋;防噪音耳罩(依部門需求),以上為大部分的員工的一般穿著。另外只有幾個部門較特殊,像殺魚生產線的需穿著連身式防水裝;出貨線的也有自己的服裝。接著再依場內各部門所需,會有圍裙、手套等等備品,全由公司負責。

環境

工廠為了維持魚隻新鮮,故工廠為恆溫5度左右。另外澳洲工廠非常注重食品安全,故清潔這環做得好得沒話說,就像在還沒進來前,會把鮭魚工廠自動腦補成魚市場那樣的環境,但一進來卻對工廠內部的清潔程度以及嚴格要求感到嘖嘖稱奇,加上搭配先進儀器,完全令我大開眼界。廠內有許多部門,各司其職。

  • 大魚生產線
    專門處理5公斤以上大型魚隻,主要銷售魚市場。從殺魚、清內臟、清洗、分類、裝箱、包裝直至出貨。
  • 鮭魚卵
    為季節性工作。取出鮭魚卵、清洗、秤重、裝箱、包裝直至出貨。鮭魚卵視當日從鮭魚肚取出多少而決定是否製作,故為不固定性質工作。
  • 魚片處理、包裝
    由專門的人負責片魚,片好的魚須處理魚刺,接著一部分直接打包、一部分進行煙燻製程。
  • 冷燻魚片
    調製專門醬料將魚片浸入,到一定的時間取出放置架上送進冷藏室。
  • 出貨部
    整理所有要出口的漁獲。
  • 清潔班
    所有產線結束當天工作,才是清潔班開始工作的時間。負責清洗所有工廠的環境,其清洗過程完全視為大掃除,而非一般清理,這也是為什麼工廠一直都是非常乾淨的狀態。

我主要待的產線為大魚生產和鮭魚卵線。
初期固定待在大魚生產線或鮭魚卵,之後便由boss機動性安排到需要的部門幫忙,因此很幸運的有機會到別的部門嘗試新鮮事物,可以說工廠一樓的部門走過8成。讓我更了解鮭魚工廠其餘的工作內容,體驗到新事物的感覺非常開心。
▼2樓是未知的世界。

同事

為oz廠,故除了同批進去的背包客,其餘全為oz。
而裡頭oz少部分為對場,大部分由VMAC進廠工作。起初和共事過的oz,感覺上都不怎麼搭理我們,既使我知道語言是主要因素,但給我更多的是一種感覺。在工作一個禮拜後D先生告知工作結束時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不管我們再這麼有禮、認真、勤快,都未得到一點回應的原因就是這個!

其實進場時,我們就曾好奇問過一位非常熱情地在殺魚線的老oz -Ray,以前是否有背包客待過的問題,從他們口中聽到有的答案並詢問做多久時,他們都無法具體告訴我們,但他知道我們所擔心,便又安慰要我們別太擔心。
▼好像只對小女生比較好的Ray和他老婆同樣都在工廠上班。明明Ray跟宅宅同條線,但宅宅卻感受不到他的熱情,但不怪他們,因為殺魚線真的不是人待的!很謝謝Ray,從頭到尾都對我們如此友善!

那些不想和我們深交的oz,大概心底清楚我們在這間工廠的時效是很短的,才會如此對我們。而後得到on call機會後,換我自行挑整心態為“我隨時都可能沒有在這裡上班的機會,所以就做好份內工作即可”,因此我更加認真、努力、勤奮想把每件事都做好甚至超越他們的期待,某方面可能點好勝、某方面不想被看扁,或許是我的付出被看見,和這些共事的oz們開始有話聊,做事愈來愈有默契,甚至讓他們放心的把事情交付予我們,我想這是我認為最無價的事了!

特別的是,大魚線的oz同事一概是女性比男性強,每個女oz工作態度極為認真能幹,可以說每個都是女強人呢!最後能和他們愈來愈好真心感到欣慰,雖然最後又沒有好好的道別而感到惋惜,但她們永遠都會是我澳洲回憶中不會抹滅的片段,永遠忘不了羊駝的英文alpaca是在這裡學會的!

工作內容

為了留念紀錄以及分享資訊,以下廠內圖片皆為私下拍攝,請勿轉載。
前面提到我主要待的產線為大魚生產線和鮭魚卵,其餘的部門則為機動式調派。做紀錄作最多的當屬鮭魚卵製程,因為做到後期,小主管就放心讓我們全程處理也才有機會記錄。大魚生產線只要一開機,根本沒有閒下來的時間,所以這段會以敘述帶過。

最一開始,我們的主要工作為製作鮭魚卵,由一位女oz小主管負責帶我們。
鮭魚卵的份量視殺魚線取出的量而定,起初很多,隨著產卵期過逐漸減少。
▼保麗龍裝的都是一條一條的魚卵,等待被處理。
製作鮭魚卵的工作一點都不難。
就是把一條一條外層包覆黏膜的魚卵,在鐵網上以手反覆搓動,讓魚卵隨著網格的空隙掉落。

專門處理鮭魚卵的平台。
鮭魚卵經過鐵網,順著斜板流到底下的過濾網,待累積到一定的量再進行清洗工作。牆壁上為消毒劑,凡碰過其他東西再回頭做都要噴過一次,這就是澳洲工廠多注重食品安全的地方。

這是一份非常輕鬆的工作。
但我比較不喜歡這工作,因為長時間低頭搓著魚卵,久了脖子很痠,再來因為低溫環境下,加上不太需要勞動,很容易愈站愈冷。

依量決定工作人數。
大部分為3個人,量多會提升至4個。雖然我不是太喜歡這工作,但男孩們可是愛死了!因為男孩們全部都配到殺魚線,只有鮭魚卵量超過時,才有幾位幸運男士分配到他們所謂的天堂。

累積到一定量的鮭魚卵,接著就可以下攪拌機清洗了!

再來就是秤重裝桶。
每一桶有重量限制,假設最後的量不夠裝成一桶,那就丟了!不騙你,就是放水流,對喜愛鮭魚卵的朋友,肯定心在淌血。

對澳洲人來說,應該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這麼喜歡鮭魚卵?
和我們一起搓過的oz,清一色都不喜歡鮭魚卵,每每講到吃鮭魚卵就是一副厭世表情,唯一只看過boss吃過!

倒掉實在太浪費,剛好室友超愛,冒險帶出獻給室友。(錯誤示範請勿學習)
我只提供魚卵,其餘為室友自行購買,於是成就了室友自製豪華海鮮丼飯。


冷燻鮭魚
把一片片浸泡好的鮭魚取出放置鐵網上,送至冷藏庫靜置。

處理超級多箱,最後還要大清掃一番。

完成!


最後要提的是我愛的大魚生產線。
所謂大魚,意味一隻魚平均有3~4kg起跳,重則約7~8kg也有。此生產線最前端從貨櫃將魚送入工廠,接著分做兩條線,一條機器一條為人力同時進行殺魚動作。機器畢竟是機器,針對殺魚這塊尚無法做到完美,以至於機器常常卡住,因此人力端不可或缺。人力端所需人力至少要5~6個人,以機器輸送帶輔助。

  1. 將魚固定放至平台
    聽似簡單,實之很難。由於需講求速度,需有技巧以手指抓魚,能施力和抓取的地方只有魚尾、腮幫子和魚口。施力點不好拿捏又需要將與嘴固定在鋼管上,必須以手指打開魚嘴,因鮭魚牙齒尖利,既使戴上手套還是會刮傷手指。不用抓一天,光一輪手就掛了。外傷事小,感染事大。後面會提到。這位置算是屎缺中的屎缺。
  2. 開魚肚
    配一把彎鉤型的利器,直接從魚尾開至魚嘴,其中魚下巴為較硬的部分很難一刀劃開,必須重複施力劃開好幾次,反覆動作,手指同樣的動作一直出力,久了手指會痠痛。
  3. 清內臟和開肚的最後防線
    和開肚持同樣工具。將化開魚肚內接線的五臟六腑割斷整個取出。而前一個來不及劃開魚肚,必須在這段做完,必須確保都是開好肚和清掉內臟。
  4. 清內臟某個神祕部位(其實就是不知道叫啥XDD)
    以吸塵器徹底清除神秘部位,那玩意兒不好清理,若未清乾淨,會被後端檢查的人退貨。
  5. 沖洗魚隻
    以強力加壓水柱沖洗魚身和魚肚內裡。必須長時間控制加壓水管,久了手臂和肩膀會痠。但可以說是裡面最輕鬆的工作。
  6. 清理周邊
    由於機器線時常卡魚,魚隻常常會掉到地板上,故須有人負責撿魚,整理地板清潔。

以上為宅宅肉身分享。這些步驟各有各的辛勞,加上輸送帶不斷運轉,因此皆有時間性得完成每個步驟,導致站在殺魚線的每個人都有壓力,火氣也很大,常常fuck來fuck去,堪稱地獄,而地獄缺只收男孩。

處理好的魚隻,再經由輸送帶送至下一段分箱線。
第一段閘口前有1~2人負責檢查,第二段共有9個閘口約有2~3人負責,檢查過的魚隻經由機器線秤重分配至各閘口,閘口前有箱子,魚隻裝滿後貼上貼紙送至下一段。此段為待過一陣子後的進階區,需要負責補箱、檢查魚是否超出箱外、將對應貼紙貼道正確箱子旁。除非前段出事,否則機器開機後不會停下,故需手腳利索。有時閘口會故障會噴魚或卡魚,有時魚會直接噴到地上,所以需要會一點抓魚的技巧。

最後一段為包裝端。
裝好魚的箱子經由輸送帶送至尾端,尾端有2~3位人負責。一位負責鏟冰至箱中,鏟冰使用大型鐵鏟,鏟子本身有一定的重量,又必須鏟冰再高舉將冰平鋪至箱中,是體力活為男性負責,除非人力不足,再由自願的人頂替。接著後頭的人負責蓋箱再推至出貨部,以上便為大魚生產線的流程。

男孩們全部都配到火線殺魚去。我和N女起初被配到包裝端負責蓋箱,而後才被配到分箱端。做久後,開始和OZ同事輪流換崗位。記得有一次男丁不足,便自告奮勇鏟冰去,鏟個一輪真的累歪。在大魚線工作,5度的環境之下一點都不覺得冷,每天和大家一起完工的感覺很好。但大概只有我這樣覺得吧!宅宅完全不以為然,對他來說是一段痛苦的回憶啊~


開始來訴說宅宅的悲劇。
站在殺魚線共有五名男孩,工作不到三天開始有人陣亡,其陣亡不是因為辛苦而退縮,而是因為手指被魚牙齒劃傷,導致手指腫脹無法動彈,以至於沒辦法工作。接續其他人同樣症狀一起淪陷,宅宅也中標,5名男孩僅有一人倖免,據說是因為他沒抓過魚?

D先生得知後,對第一個受傷的人有陪同至醫院就診。
但後面的人就沒有了,反倒讓D先生覺得這群男生是怎麼一回事呢?但男孩們卻覺得委屈,宅宅只有在家自行休息,不過其中有看診的同事,還留有剩餘的藥,便讓給了宅宅。結論擦了沒有起太大的作用,休息遠離感染源才是最佳的治癒辦法。
之後我曾經問過其他男OZ同事,他們知道那裏的苦,也都不喜歡在殺魚線工作。而對於感染的事,他們也說被牙齒傷到很難避免,至於為何沒有發生在他們身上,猜想可能是體質關係,或者做久免疫了?

所以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狀況,D先生在第二次請我回去時才沒有宅宅的名額。
反倒是倖免於難的唯一男丁還繼續在做。直到後來有男丁需求,才又讓宅宅上工,都不知道宅宅那陣子有多爽,我去了鮭魚工廠上班,他自己也不想去採莓,就在家裡宅了快兩個禮拜,被通知有工時還一副愛去不去的。
二度回鍋又是回地獄殺魚線,他的手始終沒完全康復,但他已學到教訓懂得避開盡量保護自己,因此沒有再讓情況再度惡化。明明領一樣的錢,辛勞程度卻天差地遠。不禁覺得女生在澳洲工廠工作真的很爽,男孩實在太血汗了!


或許這是我和鮭魚的不解之緣?

當初沒有確定的工作和住宿,選擇毅然到塔斯落腳,其中一小部分原因是朋友正好在Tassal上班,當下有一點寄望,希望能靠著這位朋友進入Tassal。但Tassal實在太競爭,每個在裏頭工作的背包客,背後都有朋友爭相進入,得到紅莓工作後也就不再push朋友。沒想到之後會有機會靠自己進入鮭魚工廠,而且相比後,我覺得Huon的福利比Tassal更好!很開心在打工度假經歷上,能有一段特別又美好的經驗,不論工作內容,論環境、時數、薪資、福利,我相信Huon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優質工廠!

說了這麼多我不會給你們滿滿期望,畢竟我認為這份工作很吃運氣。
VMAC仲介不是那麼容易取得聯繫的,而提供的機會更是少。這是我不想給大家太高期待的原因,也不希望有人孤注一擲,為了進Huon而特地跑到塔斯,希望大家多線操作,或者你有能耐讓對方錄用你,那我也替你感到高興。總之有興趣的你希望能從我文中探得一點線索,去試看看,祝各位好運!

若有興趣觀看更多,我在澳洲掏心掏肺又臭又長的打工紀錄請往這裡走
➤ 相關閱讀:打工度假工作攻略


若喜歡我的分享,歡迎給我一點動力^^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